中國不斷的躍進著,親愛的台灣,你已經缺席很久了

作者: 羅國俊/KC/創新管理工作室 創辦人
*現任招聘兄弟會台灣地委小組

  我在07~2010底曾長駐大陸東莞三年,當時,為了招工及擴廠,從廣西5縣市到江西的縱貫線城市,甚至浙江,安徽及江蘇…等也都在動線之內,每次一趟跑下來約末2個星期,當時的中國給我的印象,相信也是許多去過中國的台灣朋友是相同的,太多難忘的經驗不足以道來,還記得「人在囧途」這部電影吧,若你看過,大致上就是這麼神奇的下鄉之旅,讓人難忘。

當時我在東莞、常熟及成都擔任HRHead,帶過重點大學畢業的大學生,他們給我的感覺,求知欲望強烈,邏輯辯證能力強,喜歡跟著有內涵的台幹四處奔波,當時的我們(台幹),確實有一些風,我記得有一次,我一個人就帶著近20名的人資及管理單位的經理及同仁,"不小心"就把餐廳包了下來,不難想像當時的情景,所有的同仁的核心思想都圍繞著這位領頭羊,他們確實也在我這裡得到他們所期望的知識與獲得的資源。

但當時,我記得和幾位工程主管與特助到深圳華強北進行市場的探訪,讓我極為震驚,除了在高新園區看到中興,華為等這類的公司,下班時間的陣容讓人難以想像(我和同事站在路口光計算交通車數量,就超過1小時,車量數超過70台),而我們的競爭對手TP-Link當時的產品設計,它的構想部份已經超越我們之上,然而人家成立之初,卻是以台灣品牌的假想敵來進行有系統性的銷售戰術。

當時HTC最火紅的是鑽石機,台灣價格約12000元左右,當我們其中一次走進華強北時,老板拿了2隻看起來都是鑽石機的手機給我們猜,哪一隻是真的?哪一隻是仿的?
說真的,當時我們確實還分不出來,但我們還開玩笑說那必竟是外觀,重要的是內在的技術,老板二話不說,將兩隻手機同時開機,給我們把玩,當下,我們真的汗顏,因為那隻所謂的山寨機,軟韌體的表現幾乎完全分不出誰是真假,當下我們面面相覷,衹能直言,HTC的光景不會超過5年,這是當下我們的共識,現在回想,一點都不假!

可惜的是,當時我們將此訊息回饋台灣新竹總公司,甚至我也將我在各地招工所獲得的各類當地企業在人才養成上的戰略系統操作手法及建議回饋之時,並未得到總部的重視,甚至還有主管說,怕什麼,我們在天下的排名還是在百名之內;而我部份提供的思考方向,甚至被一些主管視為瘋狂(幾年後事實證明這都是正確的),而當時的公司,還忙著內部派系的權益角力之戰,即使我們的位階影響力不算太弱,但仍難以撼動和營運層級直接關連人士的想法。
2010年後,我離開了和我並肩努力的那一群陸幹和同仁,決定返台,當時的離別情境到現在依然深刻。

回台後,最終落腳在一間大型投控進行人力發展與營運管理支援的輔導活動;去年年初,在因緣際會下進了四大會計師事務之一,在內地進行輔導案,雖然那一間公司是在一間三線城市,但超過六個月的輔導行程,讓我感受到,中國這5年的市場轉換,及人力素質上的體現,已經更為加速了。

今年,因應Jack的邀約,加入了招聘兄弟會這個群組,首次參與了大會,這個活動並非首次舉辦,但對我而言是第一次,因此感觸特別不同,對我而言,中國人才的能力體現,又再度不同了,而這次,我感受到的能量,甚至已經超越了台灣。

觀察可以很多元,文章也可以無止盡寫的很透澈,但這裡衹簡單地分享幾個核心要點:

體驗1. 我發現這群不論是高階,中階,基層的人資或朋友們,都是搭著飛機或高鐵來到會場,而且關鍵在都是自費的,當然是源自於中國之大,但我們體會到了嗎?過去或仍是目前,許多在台北辦的活動,即使距離是內地的1/10,我們也顯少見來自於新竹,台中,台南或高雄等地的人資朋友,當然從另個角度想,也促使我們去思考是否許多活動一定非在台北?但可以想見,交通思維的突破是個關鍵了,再深入去思考,不以政治來論斷,基本上飛出島的航班都被我們定位在國際線,參加一個人資活動,動用到國際線的資源,這確實也並非是我們所樂於思考去習慣的事。

Jack問了我一個很好的問題,若以前你是人資,你會這麼做嗎?這真的是好問題,我己自認非常熱衷於學習了,但要用突破性的思維動用到國際線,似乎仍不在我的想像當中(好典型的島國思維啊)。

體驗2. 我今年46歲,雖然外表看不太出來,很多人這麼說;但若用一個"中年大叔"的稱好,似乎也不為過了,說到這裡,原來我老婆也可以被以"大嬸"來冠名了。天啊~

46歲,對一些平均已工作20年經驗的人來說,在同領域應該是開始更深入,茁壯,回饋自己與社會的時候了,我週遭有不少的朋友都陸續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波事業能為自己做些什麼?有些人還在思考,有些人則已乘風破浪中,我看到大陸也是如此,當然其中也有些剛畢業就選擇創業的年輕朋友,但讓人覺得很棒的,大家有機會在這裡彼此間連結,找尋適合的資源,積極正向,台灣當然也有這類的團體,但屬於跨區域的人力資源整合,仍然缺乏。

讓我們為自己,也為下一代,做出更有力道的自我投資吧。